第四章巡逻生涯(4/50)

 走势图分析     |      2020-06-04 14:50
“丹拿道友福大厦发生一起严重袭警,请附近的警员迅速赶往支援。”阿辉收起笑容,脸色严肃的回答控制中心:“警员pc36987收到,现在位置在七姐妹道天顺大厦,立刻赶往现场。”他对江浪点点头,江浪会意。两人赶到现场,发现北角警署(亦是香港警务处东区总部,共有五个陆上总区,总区又分为区和分区,而在若干情形下,警务管辖范围是以警署为单位。现时全港共分为23个警区。北角警署就是香港岛上四个分区警署之一,每个分区都拥有自己的调度和控制中心)的三号冲锋车已经到达了现场,正在询问两个头破血流的警察。阿辉和江浪对望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失望。虽然失望,可还是走了过去,关心的问:“师兄,你们没事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后面这句则是在问冲锋车先到的警员。那个警员耸肩苦笑着说:“大概是报复吧,反正这样的事时不时总会发生。听说几年前我们警署有个师兄坏了一个黑帮大哥的生意,结果被人砍得重伤,幸好没死。这事只要交给重案组,很快就可以抓到凶手的。兄弟,别担心。”说到最后一句,这个警察同情的拍了拍受伤警察。“看来这里不需要我们帮忙了吧?没事的话,我们就继续巡逻去了。”阿辉径直说道,那冲锋队警员挥挥手,示意这里没事了。两人安慰了一下受伤同事,摇着头回去继续巡逻,离开时就看见救护车赶来了。江浪不由感慨万千:“想不到做警察也那么不安全,走在街上巡逻居然也会无故挨揍。难怪那么多警察只愿意把这当做一个混饭吃的职业。不过,救伤车来得倒是很快。对了,辉哥,冲锋车的手足好象比我们高级呀。”阿辉洒然一笑:“一辆冲锋车就是一个快速反应小组,只有警长阶级的才可以指挥。能进冲锋队接受指挥的也必须是有经验的高级警员。当然,有时候上头也会指派见习督察到车上去实习,学历好的就是占便宜。至于救伤车,其实是和控制中心有关联的,只要控制中心获得信息,随时就可以联系医院派出救伤车。”“辉哥,刚才那位师兄说的是你吧?”江浪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了出来。阿辉嘿嘿直笑着,眼睛里却射出恨意,顾左言右的回答:“现在你知道做警察不是你想象那样了吧,更不是电影上的那样。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香港虽然黑社会很多,但是治安情况还是非常好的。现在还想做个尽职尽责的好警察吗?”江浪没有直接回答,却停下来看着阿辉,把右手伸了出来。阿辉微微一笑,他明白江浪的意思,他也把手伸出去。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一时间走势图分析,什么话都不用说了。两人的感情无形中再进了一层。两人继续在街上巡逻着走势图分析,阿辉忽然想起一件事走势图分析,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浪,似乎在猜测江浪的胆量:“对了,大概再过几天,我们就要调班了。改为晚上巡逻,每个月换一次班,你有没有打算好?”江浪眼睛猛然一亮,露出欣喜之色,脸上却是淡淡的说:“辉哥,听说晚上会比较乱,对吧。”他转脸瞧着阿辉,两人一同爆出笑声,倒让行人感到一阵奇怪。这时,对讲机里又传来控制中心的指示,怀疑有人在富雅花园游荡(游荡:在香港是一项可轻可重的罪名,稍不留神便有可能升级为更严重的意图谋杀等等,普遍是指某些人形迹可疑的始终在某处晃荡,主要是为了防止无所事事的人犯罪等)。阿辉立刻回复了控制中心,和江浪赶了过去。来到富雅花园二号楼处,找到报案者,是一个中年妇女。她有些害怕的指着楼下二号楼和五号楼之间的几个青年,怀疑是那些人。两人立刻又赶了下去,稍稍问了一下,原来这几个青年只是在这里等人罢了。两人回复了控制中心,说并没有事,又继续按照路线巡逻下去。江浪甚感无聊,他还以为做警察是一件多么威风的事。现在看来,威风倒未必,反而是遭到日晒雨淋的,难怪在警校常常得在太阳底下暴晒,原来就是为了让警员们习惯这种生活。最要命的是,没有好的成绩是很难升职的。虽然升高级警员很容易,可是如果不升到可以带队办案的地步,是极难做出任何大事的。偏偏江浪打从报考警校开始,心里就是存了做大事的决心。如今却只能日复一日的在几条街上反复巡逻,难怪他会觉得烦闷。阿辉看出了江浪的颓废之意,在心里笑了一下,大概每个警员都会经历这样的心理吧。他抓住机会好好开导了一番,江浪的情绪才勉强好转不少。“辉哥,认识你一个月了,都没听说过你有没有女朋友呢?”江浪的脸色很古怪,摆明了就是要阿辉的好看。阿辉明显愣了一下,黯然说道:“女朋友,以前前前后后有过几个。后来全部都分手了,我们这些警察薪水不高,也没什么升职的前途,稍有眼光的女人都不会看上我们的。”看来阿辉肯定是有一番伤心往事,新疆11选5江浪想到这, 新疆十一选五也就不敢再提了, 新疆11选5投注技巧生怕勾起阿辉的悲伤。五点钟, 新疆11选5走势图江浪和阿辉回到警局换了衣服下班,打过招呼后便各自走了。江浪踌躇了一下,刚坐上公车,便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那个叫做李若欣的女孩,约他到沙田吃饭,正好江浪也不想太早回家,于是就答应了下来。江浪皱着眉头走进这家西餐厅,他倒不是不喜欢西餐,只是觉得吃西餐太麻烦。而且讲的破规矩特别多,比如喝汤不能喝出声音,比如不能弄得叮当响,倒不如吃中餐放得开。他对门口的服务生说是有人约的,径直进去环顾一周,愣是没看见李若欣。江浪身子一凝,开始怀疑是不是被那女孩耍了。这时,远处当街的桌子边站起来一个女人招了招手,那女的很漂亮。呵呵,在江浪的观念里,女人的相貌分为五个档次,第一档的是用美丽来形容,第二档的则只是漂亮,第三档就是稍有姿色,第四档是普通,第五档是丑。在江浪看来,招手那女人明显是属于美丽那个档次的,虽然两人隔着七八米的距离,他还是可以看清这女的五官搭配得极其完美,无论各方面都显得相当之青春四射,十分嫩的。既有清纯之美,又有种难言的可爱,好似天使一般。偏偏糟糕的是,这女孩打扮得很恰当,粉红色将她衬得犹如洋娃娃一般美丽可爱,身材也恰倒好处的被呈现出来。江浪瞄了这女孩一眼,继续张望着,希望找到李若欣的身影。很遗憾的,江浪毫无发现,他颇有怒意的在心里骂了一句臭丫头居然耍我,转身走了几步打算离开。忽然想到,既然来了,不妨先吃点东西再走,这时,一个青脆甜美的声音在餐厅里回荡着:“江浪,我在这。”“恩?难道刚才我没看见?”江浪不敢怀疑自己的眼力,他转过头一看。晕!他确实有种晕眩的感觉,怎么是刚才那个女孩在招手说话?江浪脑子有点乱了,走势图分析李若欣不是这个模样呀。不管怎样,他还是很有礼貌的走过去,也很有礼貌的问:“你是?李若欣?”“笨蛋,不是我还会是谁!”李若欣轻轻赏了一个白眼给江浪,好象在说除了我还会有谁看得上你,神情极是可爱。“笨蛋,不是我还会是谁!”这话仿佛惊雷一般让江浪吃惊极了,只看他此刻的表情便很了解他的心情。嘴张得老大,怀疑可以塞进一只鹅蛋,眼睛也瞪得犹如牛眼般,只是射出不可能的质疑眼神。最离谱的是,他居然连连扇了自己两记耳光,神情恍惚的喃喃自语:“这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李若欣皱了一下小巧笔挺的鼻头,精致粉嫩的脸蛋浮现两朵优美的红云。接着她便收起这令人口水倾泄的羞涩表情,只是乐得打颤:“做梦都梦得到我,还美得你了。”立刻她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扭捏的双手不住把衣角绞来绞去。不知道她们谁比谁漂亮一些,还是她更美。江浪闪过一个念头,接着自嘲一笑:“真的是你呀,怎么你跟昨天完全不一样了。”说到最后一句,他脸上写满了怀疑二字。“我昨天和朋友出去玩呀,商量好,要穿成那样。后来玩了一个晚上没睡,所以……”李若欣这时倒是挺后悔的,看起来在江浪心里,自己昨天的形象很糟糕呀。“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江浪一时忘了自己也有事要问这个女孩,全无风度的问开。李若欣脸色一变,只差没叉着腰指着鼻子,娇嗔不已:“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这语气不由令江浪深感莫名其妙,他什么时候和这女孩那么熟了?他不慌不忙的解释:“恩,这个嘛。没关系,那么可爱的女孩找我,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既然不明白李若欣的意思,他只好顺杆爬,随口夸了几句,即随便想起自己的来意了。看得出来,李若欣很是受落的开心笑了:“pc43219,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很不公平哦。”江浪很无所谓的回答:“你昨天不是知道了吗?我叫江浪,给我来杯果汁。对了,你能不能把昨天遇到另一个江浪的事详细的对我说一下。”后面这句则是跟服务生说的。李若欣立刻不满的噘嘴,樱桃小嘴噘起老高的样子果然是很好看,尤其对方还是个美人时。她很是不满的说道:“那昨天你可没正式说过名字,你先陪我聊会天,然后我再告诉你。”江浪满心希望的看着李若欣,岂料她却蹦出这番话,不由好生气馁了一下。偏偏自己对另一个江浪很有一种特别的难以形容的感觉,心中极是想了解。无奈之余,只有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陪这位大小姐有一下没一下的聊天。“不聊了,不聊了。你都没兴趣跟我说话。”李若欣生气的推开面前的食物,对着江浪发起了脾气。江浪不由一呆,他忽然发现这个女孩生气起来倒是别有令一种风情。但,现在显然不是欣赏美女的时候,江浪心里还有很多疑团正等着对方来解开呢。所以,他只好软言相劝:“别这样,我刚才就是走了一下神嘛。”李若欣黑白分明的眼珠一转,立刻有了主意。她狡狯一笑:“除非你肯陪我出去走走,不然我就不告诉你。”江浪显然不明白陪女性在街上‘走走’的含义,否则恐怕不可能轻易答应。果然是走走,走了n条街了。江浪咕哝着,看着从餐厅出来后就像只小黄雀那么欢愉的李若欣,却也不禁浮现出一缕笑容。虽然认识这个女孩才一天,但似乎也可以感觉得到她的率真可爱,对于一直都想有个乖小妹的江浪来说,他无疑是喜欢上这个似有无穷精力的小姑娘了。当然,所谓小姑娘只是江浪一家之言,至少李若欣就不可能同意。他们现在逛的这条街很是热闹,虽然都是便宜货,可是摆在架上看起来居然也是很漂亮。李若欣显然被吸引住了,她拿起一条亮晶晶的‘钻石’手链,仔细打量着。这当然不可能是真的钻石,不过是一条普通到极点的便宜货。看见李若欣如此专注的模样,江浪认为她可能很少到这种地方来。突然觉得是个好机会,江浪决心买下这条手链讨好李若欣,以便早点结束今夜的无聊行程。李若欣显然很喜欢这条手链,正打算开口买下来。江浪见机,急忙抢先问道:“这手链多少钱,我买了。”看着李若欣怀疑的眼色,江浪嘿嘿笑着分辨:“我看还不错,所以买下来,打算送给一个人。”李若欣哦的应答一声,掩饰不住眼里的失望和忧郁。江浪不以为意,买下手链后。李若欣话又不怎么说了,精神又极差,表现得极其反常。终于,她提议去一家咖啡屋里坐坐,江浪自然欢迎之至,这样就有机会套取另一个江浪的事了。刚坐下叫了杯喝的,李若欣就说起遇到另一个江浪的过程了。虽然她的语气非常苍白无力,甚至显得几分难过,但江浪以为这是因为逛了一个晚上累了导致的,倒也不关心。昨天,李若欣刚从朋友处离开,到了丢车的商场。她因为一夜没回家,害怕回家被老爸教训,所以特地去男装部买了一条领带打算平息父亲可能出现的怒火。那知道,当她拿起一条领带时,另一只手也同时拿上了那条领带。那人便是另一个江浪。那人让李若欣感到很害怕,那是一种完全发自内心的惧怕,尤其是毫无生气的眼睛。不过,那人倒也没怎么为难李若欣,只是耸了一下肩,笑了一下,问了我的名字,还问我是买给谁的。然后我也问了他,他就说了一句反正我也不喜欢穿西装,休闲装更适合我,就放弃了那条领带。江浪插嘴问:“是不是这样的?”他耸肩,双手微微摊开。李若欣一看之下,脸上立刻写满了惊讶二字,她激动的说:“你们的动作很像,简直就是一个人做出来的。”后来,李若欣买下领带又去给自己买了一些衣物,然后出来就看见汽车不见,然后就报警,最后就是江浪和阿辉出现。因为那车是李若欣从父亲处偷偷开出来的,所以她才会有些害怕。“不喜欢西装,喜欢休闲的?”江浪若有所思的念叨着:“怎么跟我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忽然感到说不出的狂躁不安。好不容易不去想这事,才算平息下来。江浪绞尽脑汁,始终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说了一会,两人便各自要回家了。见到李若欣准备上计程车,江浪这才想起手链,急忙叫住一脸鄂然的她。江浪则一脸坏笑的把手链拿出来:“小欣,送给你。”经过这一晚上的形影不离,两人倒是熟悉了很多,彼此的称呼也变得亲近了不少。小欣呀的一声跳起来了,眼里尽是惊喜和无尽的开心,沉郁了一晚上的表情终于驱走了乌云:“阿浪,你不是说送给别人的吗?”“是呀,我是说送给人,不过可不是‘别人’。”江浪狡猾的笑着,在别人二字上加重了语气。小欣却误会了这两个字的意思,脸上立刻出现几朵晕红的云朵,美丽得让人情不自禁的有种吻上去的冲动。她害羞的跺跺脚,扭转身子掩饰自己的羞涩:“阿浪,你坏死了。”“好啦,好啦,我坏还不成。你快回家吧,我也该回去了。”江浪连推带拉的把小欣弄进车里,小欣不舍的看着江浪,直到车子远去。虽然香港这个城市空气很脏,可江浪还是睡得很甜,因为他梦见了一个人,一个他早已忘了具体容貌的人。

  体彩排列三第2020021期开出奖号:964。奖号基本特征为:

,,甘肃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