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北角艳遇(3/50)

 新闻资讯     |      2020-06-04 06:14
“每天巡逻真的很无聊呀!辉哥,不如找点刺激的事来做。”江浪一边洗澡一边抱怨着,想用阴谋把阿辉拖下水。辉哥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确实是无聊了些,起码很安全哦。”语气里不无调侃之意。江浪正在用力搓皮肤的手不禁停了下,他怔忪不定的问:“辉哥,你不是决定做一番大事吗?怎么怕出事?”哗的一声,阿辉拉开江浪这个隔间的门帘,脸色十分严肃的说:“阿浪,你不要以为当警察是件很容易的事。你才刚来不到一个月,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我之所以说安全第一,就是认为你现在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我可不想害了你。你小子连走路都还没学会,就想跑了!小心人心不足蛇吞象哦”阿辉拉开门帘时,江浪就吓得急忙用澡巾遮住下体,听得阿辉说完后。江浪这才嘘了口气,结巴的说:“辉哥,你能不能把帘子放下来?”“怕什么,都是男人。哦……”阿辉很是诡异的笑着:“难道你还是那个?”看着江浪那无奈的表情,阿辉吃惊不已:“不是吧?这年头还有你这样守身如玉的男人?哈哈哈!”他显然很欣赏守身如玉这个词用得恰倒好处。阿辉好奇的盯着江浪的身体:“你来警局时那个皮肤叫白得跟女人似的,你看现在的健康黑,岂不是很有男人味。可惜,还差了点,要是晒成古铜色,那就真正像个男人了。”眼见江浪横眉怒对的模样,阿辉哈哈大笑着到了隔壁去。江浪忽然想起一事,急忙问道:“辉哥,刚才有很多弟兄都出动了,那是什么案子?”“这有什么,你没见过更大的案件。估计这种程度也就是一般的扫黄行动,要么就是规模性的临检。”阿辉回答道。江浪羡慕得要命,怎么自己就没那么好命呢?参加大行动,这样最容易立功升官了。阿辉在隔壁似乎猜到了江浪的想法:“你别以为大行动有好处,其实能得到好处的是指挥官,普通警员是很难出头的。”“咱们方队到底是负责什么?怎么整天只看见他呆在办公室动也不动的。”江浪的问题还真是有够多的。“方队嘛,他是被下放的。虽然警局里的弟兄们都很佩服他,可是他一直以来好象没什么情绪。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们的性质,方队在我们这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我们根本不能插手刑事案件,只能做点查身份证,要么就是解决一些民事纠纷,或者可以作为支援性质的大队人马。反正很像是辅助警员那样,只是要正规了点。”阿辉的语气很是感慨万千,有能力的人手脚被束缚,那种滋味是很难忍受的。江浪却莫名想起了那解签先生的预言,心中一片黯然。难道自己真的会在二十七岁那年死掉?怎么可能!这简直太荒唐太无稽了。可是,江浪一想到那先生说话时无比认真的神态,心中就隐隐感到如掉如冰窖般寒冷刺骨。他犹豫了一下,如果,不,万一是真的,那自己岂不是只剩下六年光景了。他猛力摇摇头,意图将这个不详预兆甩出脑海外。无论是死是活,总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胖子现在在国外新闻资讯,暂时没法回来。小妖则在念法律新闻资讯,也很久没见了。正想着新闻资讯,忽然听到阿辉诧异的问话,江浪急忙说:“刚才我在想,周末去哪消遣。这天气那么热,不如周末去海边游一下?叫上朋友一起。”阿辉一口应承下来了。不过,离周末却还有几天时间。江浪依然只能无奈的每天巡逻,好在这些天来,跟阿辉也学了不少东西。比如阿辉告诉江浪,其实很多警察巡逻时子弹都没有上膛,主要是害怕枪被抢,那样的话不但要受到严重处分,还有可能坐牢。比如最好少走阴暗小巷子,那里罪发生率格外多,有时候别说你是警察,就是天王老子都得出事。几年前屯门有个老大势力非常大,可是有一次,他一个人进了小巷子里去解手,结果一去不回。由于那个老大死的时候是在另一个人的地盘,结果引起了几次严重黑帮火拼。后来破了案子,江湖上才知道,那是几个还在读中三的小鬼干的。那几个小鬼进了管教所后,愣是给那个帮会的继任者派人来干掉了他们。听到阿辉这样说,江浪倒是跃跃欲试,他不怕出事,只担心没有事可做。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边盯着街上行人。来到一个大型商场门口,见到一个小女孩站在商场大门外哭得一塌糊涂,这小女孩大约五六岁,长得粉头嫩脸,红扑扑的小脸蛋,极是可爱。江浪看了不由一下就喜欢了这个小女孩,他走到面前蹲下了,用手轻轻抚摩温润的小脸蛋:“小妹妹,你为什么哭呀。”“妈妈不要小雯了。哇……”小女孩哭起来果然是不同凡响,过往行人虽是颇感同情,见有警察在场,倒也不用多手多脚去帮忙了。江浪把连哄带骗的技巧全部都施展出来了:“小雯,你妈妈去哪里了?她怎么会不要你呢?”只是他的一番苦心却是白费了,小雯依然哭得惊天动地。阿辉哑然失笑,走上前来帮忙:“小雯,警察叔叔陪你在这里等妈妈好吗。”小雯努力睁大了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阿辉答应:“好呀,叔叔陪我找妈妈好吗?”“阿浪,你就在这里陪她吧,我会帮你签名的。”阿辉忍不住笑着说。江浪无可奈何,只能答应下来。好在小雯这个小女孩倒不是很难伺候:“叔叔,你好帅哟。”江浪晕眩,这是什么话,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就会说什么帅不帅的了。最重要的是,江浪的相貌跟帅字实在也不怎么配, 安徽快3若换了大人, 安徽快3走势图他可以认为是在讽刺, 安徽快3开奖网可这是小孩。江浪能说什么, 安徽快3开奖网站苦笑着:“叔叔才不帅,还是小雯漂亮,别再哭哦,女孩子哭了就不好看了。”小雯果然立刻收声,让江浪好生惊讶了一会。这想哭就哭的本事看来确实是女人天生的本领呀。江浪轻轻点点小雯可爱小瞧的鼻头:“小雯,你想吃什么呀,叔叔买给你。”“叔叔,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妈妈快点回来。”小雯抬起头用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江浪,童稚的声音清脆如歌声。就这样,江浪与小雯说了一会话,再过了一会,她就在江浪怀里睡着了。江浪郁闷的看着周围来往行人的诧异眼神,更撅尴尬,心想若是小雯的母亲再不来,就先带回警局去。正这样想着,忽然一个女人急噪的从商场里跑到面前,怒目呼喝:“你是谁?你把我的雯雯怎么了?”这个女人大概二十六七岁,长得极为美丽,及肩的飘飘长发,坚挺的鼻子,眼睛又如一滩秋水般穿透人心,只是有些微微红,看来是刚哭过。身材更是玲珑剔透,该凹的凹该凸的凸,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成熟魅力。因为是跑着出来,几滴晶莹汗珠浸在微微泛红的俏脸上,高耸的胸脯急速起伏着,微红的嘴唇更是不住喘息着。构筑了一副非常具有挑逗性的画面。江浪不由脸上微微一红,心想正主子来了。他收拾了一下泛滥的心情:“我是江浪,请问你是小雯的母亲吗?”江浪立刻为自己那句画蛇添足的自我介绍而感到几分尴尬,那看上去好象对这女人有企图一般。那女人又急又怒的说道:“不是我,难道是你呀?”骤然发觉这句话的不对之处,却瞪起勾魂的双眼。江浪温柔的拍醒小雯,小雯一见到这女人,立刻就大哭起来:“妈妈,你是不是不要小雯了?妈妈,不要离开我。小雯会害怕的。”撕裂空气的童稚声音听上去无辜之极,更是凄凉无限,生生引起了路人的同情心。江浪鼻头一酸,偷偷抹了一把眼泪,小雯真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姑娘,看来她们母女一定有故事。那女人一把搂起小雯,深感心脏被撕裂了一般,她只恨自己怎么会一时忘了女儿,让女儿受到惊吓。江浪正色对那女人说:“这位女士,小雯是个好孩子,你以后去什么地方不要把她忘记。”那女人眼睛又是一瞪。江浪不加理会,和蔼的对小雯说:“小雯,警察叔叔要走了,新闻资讯你和妈妈回家去吧。”“江叔叔,你不要走。”小雯可怜巴巴的看着江浪,江浪不由心中一软,却还是硬起心肠说:“听叔叔说,叔叔正在工作,我们以后会见面的。”小雯眨巴眨巴眼睛,露出笑容:“说话算数,拉勾勾。”江浪无奈之余,和小雯拉了勾。他临走前不舍的看了这女人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停留。带着黯然心情,他开始继续这天的工作。在茶餐厅里等到阿辉来了后,给阿辉叫了杯鸳鸯奶茶。江浪把刚才的事给阿辉说了,阿辉想也不想就教他:“如果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不要傻傻的呆在原地等,最好的办法就是送小女孩回家,要么就找找等等,然后送到警局来。不过……”阿辉满脸淫笑的说:“那女的真的很漂亮吗?”江浪非常肯定的点点头:“不止是漂亮,简直就是美丽。”“笨蛋!”阿辉无缘无故的骂了一句:“现在我教你一招,下次记得跟人家要联系方式。如果想假正经一点,那就要求查看身份证,并抄下她的联系地址。做警察本来就没什么趣味,也就只有这点比较好。喜欢上谁,随便就可以查问。”江浪好似听神话般听阿辉说完,不由感到一些悔意。暗暗下定决定,下次遇到那女人一定得照办。两人休息了一会,买单正打算离开。忽然对讲机里传来控制中心的指示:“七姐妹道健威花园商场附近有车辆被盗,附近的警员过去查看一下。”阿辉在对讲机上按了一下回话:“警员pc36987收到,立刻赶往现场。”转过头对江浪说:“走吧,这女的声音真甜,改天有机会去总部得认识一下。”两人很快赶到了健威商场,一个穿着极其希奇古怪的女孩,这女孩看上去倒也漂亮,只是未免太过艳俗了。她见有警察来了,焦急的哭诉:“警官,是我的车被盗了。”阿辉冷静的问了汽车的车牌号,以及特征等,然后再问了这女孩的联系电话和地址。江浪只是在旁边看着学习处理事件的办法。阿辉问完后,那女孩急得追问:“警官,到底能不能找回来呀?”阿辉白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说:“小姐,你要相信警方的能力。”他对着对讲机汇报了现场的情况时,江浪突然说道:“小姐,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看。”他这正是在施展阿辉教的那招,偏偏他对这女孩又不感兴趣,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某种阴险的笑容。那女孩似乎想起什么,低声骂了一句,拖了好一会才拿出来。江浪拿起身份证,嘴里不由念道:“恩,李若欣。”恩?他立刻发现了不对头的地方,严肃的看着女孩:“按照你的年龄,应该还没有拿到驾驶执照吧?”李若欣更急了,她刚才就是想到这个,所以才不情不愿的拿出身份证,谁知道居然被这个该死的警察看出来了。她急忙申辩:“这个,我……”却是一时想不到借口了。江浪冷笑连连,早已听得清楚的阿辉在结束汇报之前,又加上了一句:“是个小女孩无牌驾驶。”关掉通讯器,阿辉摇头不已:“看来够交通部的手足忙了一下了,你先带她回警局。”恨恨的瞪了害了自己的年轻警察一眼,李若欣眼睛一亮,不由自主的咋呼出来:“刚才我们是不是见过?”她显然是想套关系,不过,立刻她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刚才撞到自己那人是在商场里遇到的,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警察。江浪满脑子问号,什么时候见过?李若欣很是善解人意的告诉他:“刚才在商场里,我遇到一个人,他和你长得非常像。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看来她还是不死心。拦了一辆计程车,江浪指着地上的一大堆衣物无奈的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这里每一件衣服都价值你一个月的薪水,你说怎么办?当然是拿上车咯”李若欣恼怒的发起了小姐脾气,红得恶心的嘴唇撅得老高。至少在江浪看来,眼前这个化妆古怪打扮古怪的女孩,十有八九是个富家小姐。江浪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回答。上了车后,待车开得远了,他才似有似无的说了一句:“我没有孪生兄弟。”“什么?哦!”李若欣反应过来,疑惑的打量着江浪:“可是那人真的很像你,他叫江浪。你叫什么名字?”听到这句话,江浪忍不住跳了起来,头撞到了车顶,他却没那个精神去痛。见到江浪惊讶得几乎可以称只为见鬼的表情,李若欣表情奇怪的问:“你,不会真有孪生兄弟吧?要不,不会是你也叫江浪吧!”江浪心里犹如翻江倒海般,怎么会有人和自己长得很像,而且也叫江浪?听得李若欣的话,他不由泄气的说:“你猜对了,我的确叫做江浪。”这下轮到唐欣跳起来了,她也露出见鬼的表情,甚至把身体也挪得远远的,好似江浪就是一只大白天出来吓唬人的鬼一样。她颤巍着嗓音说:“你真的叫江浪?而且也真的没有孪生兄弟?不可能,怎么可能,你们长得那么像,而且还是同一个名字!真是见鬼了!”江浪收拾了一下心情,苦笑着说:“我也怀疑你是见鬼了!”见唐欣害怕的模样,他急忙补充申辩:“不过,我可不是鬼,我是堂堂正正的香港特区警察,活生生的人。”倒是司机听到两人那么一说,也给吓了一跳,汽车无故抖动了几下。吓得江浪和李若欣急忙闭嘴,不敢再谈论这个话题。到了警局后,江浪热情的为她报了案。当然,她这个无牌驾驶的罪名是逃不掉了。她恨恨的瞪了江浪几眼,江浪则坦然的面对着,几眼瞪下来,李若欣突然发现了眼前这个年轻警察眼中的无私和真诚,心脏竟是砰砰加快了跳动速度。她脸上同时也微微变烫,急忙说了句话掩饰自己的异常:“不如这样,我们约个时间继续谈谈这件事。”她生怕江浪不答应,急忙补充:“他和你长得几乎完全一样,就是……就是气质不同,所以我才一时没认出来,真的很古怪。”说到这里,李若欣心中一动,没错,就是气质不同。刚才那个江浪的气质与眼前这个江浪的气质完全相反,偏偏又让人感到有些相同。愈想之下,她的心就愈跳得快,偏生江浪又在盯着她,听她讲话。她害羞之下,顿时有种逃得远远的想法。江浪对这一切丝毫无察,她只看到李若欣似乎有些异常的表现和眼神,走到离其面前,伸出手去在其额头试了一下。又拿起女孩的手试了一下,又吓了一跳:“你是不是感冒发烧了,额头那么烫,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李若欣此刻全然忽视了警局内其他走动的人,只看见站在面前的,几乎一伸手就可以拥住自己的男孩。他身上的气味竟是如此阳刚好闻,被好闻的气味里包围李若欣欣不由有些晕眩的错觉。她闭上眼睛,只想享受这股气息的洗礼,她从未想过,原来男人的气味也可以这样吸引人,她只想倒在这个男孩的怀里接收安慰。“他不是想摸我的脸吧?如果是真的,我该怎么办?”李若欣欣喜欢快的想着,只是江浪却仅是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和手便松开了。她心中竟升出一些失望。“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我还在值勤,就先走了。把你的电话给我。”江浪皱眉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的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而且好象有种昏倒的趋势。清醒过来的李若欣急忙收敛了自己心情,狠狠骂了自己几句。把手机递给江浪,江浪在电话里输进几个号码,说了句再联系便离开了。见到江浪真的要走了,李若欣不由心中大感焦急难受,忍不住大声喊:“等一等。”见江浪停下,转过脸来疑问的看着自己。她这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再看看警局内其他人的嬉笑脸色,几乎落得个无地自容的下场。她横下心,走上前去对江浪说:“我们一起走。”出了警局后,她下定决心:“明天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吃晚饭。”江浪确实也想多了解一下另一个江浪的事,踌躇了一下便答应了。

  原标题:江西武功山一观光直升机极低空侧翻,无人员伤亡

  5月6日,印尼公共工程和公共住房部(PUPR)已拨款1250亿卢比(约820万美元),直接从胶农种植园购买10,000吨橡胶和800吨胶水,以应对公共卫生事件所带来的需求减少,价格下跌。

,,安徽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