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周末出游(5/50)

 预测推荐     |      2020-06-04 03:26
江浪肆无忌惮的推开方队的房门,这种随意闯进长官办公室的感觉真的很过瘾。不过,他可不敢在表面上表露出来:“方队,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方队摇晃了一下,终于把头从桌子上抬起来,双眼无神的看着江浪,又在乱成一堆的桌子上找了一会。江浪实在看不下去了,这还是当年威镇黑白两道的‘重案之虎’吗?他走上前去帮忙找自己的档案。很快找到了,方队凝神看了一下档案:“恩,你调来北角已经一个月了,行为操守都还马虎,下周周一你和阿辉就倒晚班,改在晚上巡逻。到时候可别忘了。”“是,长官。”江浪心不在焉的应答一声,待他转身将要出房间时,忽然转头沉声说:“方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沉沦,不过,我想,当年你既然可以创造奇迹,在半年内就进入重案组,那么现在一样可以创造奇迹。”江浪离开房间后,方队匍匐着的头终于抬起来了,眼中闪动着盈盈泪光。谁说男人流血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只见他擦了擦将要掉落的眼泪,开口自言自语:“臭小子,你当我就想这样混一辈子呀。可是坐在这个等于文职的位置上,我能干什么?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当年我可以做到,现在怎么就做不到。臭小子。”说到最后一句时,有着黑黝黝如钢铁般的肤色的方队不由笑了,看来这种难熬的文职工作也没有消磨他的雄心壮志,看来无病呻吟的办公室生涯并没有让他的皮肤变得阴柔的白。周末的天气不错,很适合驾驶游艇出海游玩。本来江浪他们是打算到海边烧烤就可以了,谁知道难民忽然改变了主意,要出海玩。江浪无奈之下逼问难民,难民却笑而不答。目的地,大浪湾。人物,很多很多。当然,也不是很多,难民带来了两个美女,阿辉也带来了一个美女,还有在读法律的小妖居然也带来了一个美女。怎么都是美女?哪来那么多美女?美女不过是相对的说法,比如对于坐三十年牢刚出狱的人,只要是女人就有资格称为美女。令难民吃惊的是小马这个电脑痴,追星狂居然也带了一个美女出现。但是,一切显然都没有江浪和小欣的出现来得震撼。小妖更加深感震撼,他和江浪可谓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预测推荐,他自然知道江浪对女人兴趣不大预测推荐,虽然他并不清楚原因。但预测推荐,可以确定,即使是再漂亮的女人也难以引起江浪的爱慕之心。这次出海,江浪居然不知道从哪找来小欣这样一位美女,自然被好生的踢了一下屁股。被逼着把和小欣结识的经过交代出来了。小欣则是因为江浪不小心泄露风声,而用强硬手段跟来的。说归说,闹归闹。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面,还是很规矩的自我介绍了一番。难民带来的两个女人倒也罢了,纯粹只是撑场面的。其实这也是看低难民了,原本他是想趁此机会介绍这两个漂亮女孩给小马和江浪认识的。不过,看来显然是多余的啦。小马的朋友赵蕾来历比较有趣,两人居然是在追影歌双粞明星李巧烟时认识的,她刚由学校毕业不久,目前正在政府部门工作。他们也是最近才开始交往的。小妖的女朋友则是一个在校学生,性格颇为稳重。正好和小妖略有些浮躁的性格互补。倒是阿辉带来的那个女人杨丽,江浪比较感兴趣。原因很简单,因为对方是个警察,居然还挺漂亮的,随意一个笑容便挺妩媚的。阿辉的回答是,那是他在警校的同学。江浪等人则好生嘘了一下,令杨丽白了阿辉几眼。看来他们的关系也不止是表面上所说的那么简单。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小欣,这个美丽可爱的小女孩颇受众人喜爱,江浪也因此而沾光风光了一会。待得江浪在严刑拷打下把两人认识的经过交代出来后,阿辉固然发出无限感叹:“怎么我当时就没发现小欣那么漂亮,早知道我就和浪子这小子换一下了。”这话引来的是杨丽狠狠的伸手猛掐,倒让众人乐了一阵。江浪那浪子的绰号也被难民趁机宣扬了出去,结果是他的名字很大程度上被忽略掉了。难民和小马以及小妖对小欣的反应各自如下:难民难以掩饰心中的醋意和嫉妒:“臭小子,我终于认识你的真面目了,居然对那么狠心的对小女孩下手。为什么我就没早点遇到小欣呢?现在我可不敢追求她了,朋友妻不可戏。天妒英才,呀!”只不过,最后一个呀是被又羞又怒的小欣狠狠在扁了他几下惨呼而出的。小马睁大眼睛,兀自回不过神来,惊呼着:“小欣,你简直比得上李巧烟的美丽了。不如改天你试着去唱歌什么的,肯定会红。我一定捧你的场。”小马很是权威的为小欣的前途下了断言。小妖却是很幽怨的瞄了江浪几眼,直瞄得江浪遍体生寒:“死鬼,我就知道,胖子走了后你肯定会到处勾搭别人。亏我们调教了你十多年还像亏木头,现在你居然依情别恋。你对得起他吗?你对得起我吗?”江浪也抛弃了平日的平和模样,和大家笑成一团。虽然他对大家都把小欣看做是他的女朋友而忧虑了一会,不过,在欢乐的气氛只下,就算天大的事也会被驱逐掉。倒是小欣, 新疆十一选五由认识这里的人开始, 新疆11选5投注技巧就一直被打趣。给羞得无地自容, 新疆11选5走势图简直想立刻在船上刨个洞钻进去, 新疆11选5彩票网就此不再出来。当然,不再出来的条件是,江浪必须在一旁陪伴着。大家显然不像江浪那个傻瓜那么木头,很快就看出了小欣对江浪大有情义。于是多番捉弄,有意无意的想法凑合他们俩。玩了一天,自然很开心。大家一时也不想那么早就散了,在难民别有用意的提议下,干脆就一起去了上周去的酒吧喝酒,只是难民的两个朋友却推说不想去,径直回家了。难民泡妞的手段果然高明,上周刻意结识的那个女人果然来了。总是左顾右盼的,看上去似乎在等人。难民对江浪等人说了句看我的,就上前去搭话。阿辉等人倒也不理会那小子,自管自的喝起来了。只是江浪却不喝酒,让阿辉好奇了一下,小妖急忙为江浪辩解说这小子从小到大都不喝酒的。各自散了后,江浪回到家里。却见到老爸老妈,还有小贝都神色反常的看着自己,江浪忍不住笑骂:“搞什么飞机的,看了二十多年,还没看够吗?”人小鬼大的小贝很是诡异对老妈说:“妈妈,听说哥哥有女朋友咯!”声音还拖得特别长,语气中极尽调侃之能。江浪顿时怔住了,立刻想到了小妖那小子,肯定是他刚才打电话告诉老妈的。老妈和老爸的表情很是古怪,似笑非笑的望着江浪。直看得江浪羞愧难当,终于忍不住澄清:“没那回事,我是把那女孩当做妹妹。”老妈发出哦的一声,好象明白了似的。接下来的一句话,立刻就暴露了两个长辈的想法:“你什么时候带人家来见见我们呀,小宝,你现在不小了,也是该交女朋友的时候了。”“老妈,说了不要叫我小宝了,而且人家的确和我没什么关系。”说完,自顾自的就回了房,也不去理会老妈老爸的猜疑。女朋友?江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黯然神伤: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就算是女朋友,也只会是那个她吧。江浪使劲捏着一个信封,心情却是非常兴奋,第一次领到薪水的感觉真好。他在那一瞬间有种足以征服任何困难的雄心,也是一种强烈得无法形容的成就感。可惜他今天正好轮班,即使想找小妖和难民他们出来吃饭都没时间。夜深人静时分,预测推荐两个军装警察晃悠悠的走进了一间茶餐厅,这间茶餐厅很晚才打烊。别以为半夜没什么生意,正因为在这附近仅此一家餐厅半夜也营业,所以赢得不少警察的喜爱。这不,江浪和阿辉给老板打了个招呼,要了些吃的喝的。刚一上到二楼,江浪便吃了一惊。这里居然还有另外几个警察在,不过,这几位警察的穿着明显和军装警员有所不同。阿辉呵呵笑着过去和那几个警察打着招呼:“嘿,阿展,今天那么早呀。”“不算早了,都快一点钟了。怎么,这个月又轮班了!这位是?”一个长得很结实很高大的督察笑着回答,周围的其他几个警察也纷纷跟阿辉打着招呼。阿辉指了一下阿展介绍:“展志新,港岛区机动部队的队长,他们直属港岛总区。江浪,刚从警校毕业一个月,是我现在的拍档,很优秀的警察。”一个月警察生涯已经教会了江浪镇定和微笑,他不慌不忙的打招呼:“展哥,有机会教教我这个新人啊。”“呵呵,慢慢来。都坐下吧,阿浪是吧,好好干,连阿辉都说你出色,那你一定有能力。”展哥虽然块头大,可是看上去并不难以亲近。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阿浪,不错嘛。你笑起来一定可以吸引很多女人的。”这展哥确实很有一套,观察力相当强。只打量了江浪一会,就看出他的某些气质。江浪露出腼惦的表情,红着脸谦虚道:“展哥,太过奖了。”“呵呵,不逗你了。对了,阿辉,最近你过得怎样?”展哥见到江浪的表情,忍住强烈的笑意问道。阿辉忧郁的摇摇头摆摆手:“还是老样子,弄个不上不下的,真没趣。你最近又怎样呢?”展哥的一个手下讨好的说道:“展哥最近差点就升了高级督察,可惜……”阿辉做出一个不明白的动作,展哥脸色也变得郁闷:“最近我们逮着一条大鱼,就是那个簸箕湾那个九鱼。当时那小子跟天鬼起了冲突,九鱼叫上百多号人打算找天鬼干一场。谁知道,我当时正好巡逻到那里,半路上就把这小子劫住了,本来以为也该往上升了。结果……”阿辉做了个晕倒的动作,夸张的说:“不会吧?九鱼这厮居然敢动天鬼?他这不是找死吗?不过,你也别烦了。这次升不了,等下次吧。他妈的,那些从警校一出来就是见习督察的就是上头眼中的宝贝。可他妈的一个个都是书生,净会勾心斗角瞎捣乱,有几个是能做得了事的!真他妈的,搞得我们下边这些真正做事的人想升都升不了。”展哥愁眉舒展,指着阿辉的鼻子笑得很畅快:“你还劝我,我看你自己就对上头不满,当年你立下不少功劳,居然连警长也没升上去,当了不久的便衣就给调下来了。现在你暴露想法了吧。哈哈哈!”江浪听得很仔细,他很清楚,很多事都需要亲自经历才会了解,但是能够多了解一些相关的东西,一定可以作为参照,以免花费太多不必要的时间。江浪还是有些不大明白,为什么展哥和阿辉说起来,升职好象特别困难呢?难道只为了刚才说的那个原因?他却不知道,香港罪案发生率本来就不是很高,既然罪案少,自然就没多少功劳可以分配。而普通军装警员(相当与内地的派出所警员)的职责只是维持治安,真正的大案全部是由重案组(刑事侦缉处)和o记办理。普通警员既然连经手大案的可能都没有了,那么能拿什么功劳来换取升职?以江浪现在的阶级来说,甚至连抓贼的资格都没有。除非他继续巡逻几年,这样就有机会调职为专门负责处理普通刑事案件的便衣,才有更大的机会升职。或者可以这样说,阶级愈低,升职机会就愈低。反观见习督察,一出警校后,只需要稍稍实习一段时间,就立刻可以直接正式接受警队事务,带领一个小队的人马。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文职人员平时工作处理得好,升职都比军装快上许多。江浪希望早日进o记的想法看来注定会成为泡影。他们休息了一会后,各自便离开了茶餐厅分头巡逻。江浪偷眼着远去的展哥他们,悄声询问:“辉哥,展哥他们的任务是什么?机动部队又是做什么的?”“天呀,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当什么警察呀?”阿辉搞怪的拍拍脑袋,满脸同情的看着江浪,随即缓缓道来:“机动部队的英文缩写是ptu,ptu在陆上每个区各自有一个总部,专事负责随时为处理内部保安情况(也就是变相的监督警队内部问题)及自然灾难提供支援,平时都是派到各区去配合警队打击罪案(相当与武警的职责)。由于他们的驻地是在总部,你当然不认识展哥。不过,他们的福利可比我们混军装的强多了,上下班还有专车接送。”阿辉此刻甚至怀疑江浪是不是个傻瓜,连警队内部结构都不清楚。他坏笑着试探:“你别告诉我,你连警务处长是谁都不知道?!”江浪猛的张大嘴,想答又答不出话来。警务处长?现在的警务处长是谁?他还真不知道。阿辉见到江浪的表情,立刻有种晕厥的错觉,对江浪这只超级菜鸟他已经无话可说了。其实阿辉倒是误会江浪了,本身而言,普通市民谁会去关心谁当了警务处长?江浪自进了警校后,就一个劲的埋头苦干,远远比之在读书时要发奋得多,确实达到了两耳不闻天下事的境界。他如此努力,只为了以警校最佳成绩毕业。可是,很遗憾,江浪不能不承认,有时候勤奋的确是无法盖过天赋其才的作用。江浪绝对不是笨蛋,当然,他也知道自己绝不是什么很聪明的人。但是,他清楚自己有优柔寡断有上进心不强竞争感不大等缺点的同时,也清楚自己的优点在于观察力非常强,而且身手敏捷,以及反应非常迅速等等。他把数年前一直练着的功坚持了几年下来,果然又发生了一些好处,比如脑筋灵活了许多,比如身体非常健康,身手也远比没练之前灵敏。当然,这些好处并非很显眼,若非江浪刻意观察自己的变化,是不可能发现的。但是,即使在这个优势的帮助下,当年毕业时还是有另外两个同学比江浪的成绩更好,让江浪气愤,与其说是气愤,不如说是颓唐。那两个小子平时几乎从没认真努力过。也许江浪为之气愤的是成绩背后的意义:任凭江浪你如何努力如何勤奋,可你没有那个天分就是做不到最好的,天分就代表一切。他甚至还记得自己当时和两个同学在台上,接受最佳称号时,那两人瞄向自己的不屑眼神,仿佛在说:看吧,你拼命学,也只拿到一个优异成绩,我们随便学一点,就比你更好。这种极其轻视的眼神当时严重的刺伤了江浪的自尊,他当时甚至有种揍这两个家伙的冲动。那眼神中的不屑一顾那鄙视,江浪今日依然历历在目。或许,他如此渴望升职的原因并不完全是为了推翻三年前任由小混混凌辱的惨痛日子,也不完全是为了随之产生的嫉恶如仇,而是有做到最好的成绩和两个同学比试的潜意识。

  3月31日,2020中信置业杯中国女子围棋甲级联赛网络热身赛第7轮比赛在野狐围棋战罢,厦门观音山队零封对手,取代浙江云林棋禅队榜首位置。於之莹保持热身赛不败。

,,吉林快3投注网站